与川

夏日记事:没有空调的夏天与比夏天还热的微博头条



06

    “星仔,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青飘飘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不得不说……你们这儿的路真的得好好修修——我的骑刃王前杠螺丝钉都快被崩掉了。”她佯作生气地开口。“大小姐啊,您放过人家山茶村吧。他们连空调都没得吹呢!”在一旁的钢千翅洋洋开口 却立即挨了一记来自铠甲神的眼刀,只得悻悻地闭嘴。“你们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这路修的……”过了几分钟,青飘飘再度开口,“是那个挂着一个木匾的入口嘛?”“对。”赤焰七星应声答道,“等你到了,我去门口接你。”“喔——”她调侃到,“我记得,你之前在钢之城都能迷路啊 这次还是叫个人跟你一起吧。天才车手在自己家乡迷路……这传出去可不好听啊。”赤焰七星的脸红的像一只烧熟了的虾。

后来?

后来山茶村又装上了空调,当乌甲威龙和赤焰七星围在空调旁吹得一脸陶醉时,铠甲神的房门被钢千翅一把关上。

至于发生了什么,那便不得而知了。

07

“惊爆——圣兽队队长竟在情人节当天转发钢千翅微博并@了他?????”

“惊爆——圣兽队队员钢千翅竟在情人节当天在花店买玫瑰,并托店员交给一名不知名人士??????圣兽队队长哭晕在厕所!!!!!!”

就在钢之城第一快报编辑好时,工作人员的手机响了。她点开一看,眼前一黑,愤怒地删掉了文字,转而码上:

“惊爆!!!!圣兽队队员钢千翅竟在情人节当天为队长买玫瑰???!!!两人疑似相恋!!!!”

她的手机孤独地躺在桌上,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如果我们一一点开来看,就会看到最先收到的 是一条微博。发布者是K:

“谢谢。”配图是一束玫瑰。

评论区的第一条评论是G发来的。

他说:

“喜欢就好。”

过了一会儿,手机再度响起。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微博,发布者是G。

“不用谢。”配图是铠甲神的一张照片。他的手上捧着一大捧鲜艳的玫瑰,站在山茶村的老榕树下。

评论区里,一个ID叫哆啦A梦的人评论到:人比花娇。真是便宜你个钢木头了。

她默默地捂住了眼睛,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

08

在此祝千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儿孙绕膝。

谢谢观看。

END


求本——《岁月静好》

跪求诚楼本子《岁月静好》,特典啊什么的没有就算了 重点是我真的真的好想要这本同人本啊呜呜呜呜呜呜😭😭😭😭😭😭😭😭😭跪求大佬出本啊呜呜呜😭😭😭😭😭😭😭😭😭😭😭😭😭😭😭😭


班警 照片

班警

无脑短文

ooc

照片

“警长,这张照片要换一下吗?摆了好几年了。”

警局的实习生帮忙擦好桌子,看着一旁正在整理卷宗的警长,小心翼翼地问。“嘘——!”白鸽探长一把拉住他,“快走快走,没你的事了哦。”实习生茫茫然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白鸽探长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照片上——那是警长和班长的合照。

“警长……”她似乎有许多话要说 她发觉警长依旧在翻阅一卷许多年前的卷宗——那是白毛班长殉职的凶杀案。她的眼眶有点发红、鼻尖也有点酸。许多许多的安慰之词在她喉中尖叫、在喉中翻涌。但她忍住了。她知道,雷霆九警之一的黑猫警长从来不需要这些、也从来不想要这些。

“警长,十点了。早点下班回家。”良久,她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警长的耳朵似乎抖动了一下 她可以肯定 警长在班长走了之后,一直很孤独,心脏四腔也再没有向他人开房。她觉得,自己身为一个观看了他们从在一起到现在生死两隔的人 现在必须要说点什么。于是她开口:“警长,你——”“不早啦,你快回家吧。女孩子太晚回家不安全啊。”他放下卷宗,打断了她的话,抬起头冲她笑弯了眼。办公室的灯光很暖,照得他的睫毛根根分明。

“嗯。”她觉得自己的泪腺太过发达 哭腔再也忍不住。她伸手掩住了嘴,跑出了办公室。

那间办公室的灯光彻夜未熄。

夏日记事:没有空调的夏天与比夏天还热的微博头条

04

返回山茶村的半小时车程内,钢千翅没有和铠甲神说一句话。不管铠甲神如何试图连上狮鹫骑的显示屏,他都置若罔闻。

这使铠甲神既愧疚又生气。

两人将骑刃王停进赤焰家的车库,穿过茶田返回主屋。仅仅是几分钟时间,铠甲神就能感到爱人正在疯狂增长的怒火。

“钢千翅——”他开口想说些什么 却立刻被对方打断。“有什么话都等进屋了再说。”钢千翅淡淡地道。平静的语气里带着压抑的怒火。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刚刚星仔还想去找你们呢。”二人一踏进房门,就看到乌甲威龙大呼小叫地冲他们奔来,胖胖的身子左右摇晃,显然是跑得急了。“铠甲神,你没事吧?”说着便担心地伸手,要在他身上检查一番,却又被钢千翅一记眼刀慑地默默然放下了手。“我没事。”铠甲神后退一步,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了乌甲威龙,“当时钢千翅跟我说你想吃烧鸡时,我已经到山茶村附近了。所以我就又回去给你买了半只……就晚到了一会儿。”乌甲威龙接过印着店名的灰色食品袋,笑得见牙不见眼。

钢千翅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最后终于忍耐不住。他开口道:“我和铠甲神还有话要说,失陪。”“喔喔,好——”乌甲威龙忙让到一旁,看着钢千翅将队长拉进卧室。

05

钢千翅打开电扇,老旧的扇叶不住地旋转,拨开布满灰尘的空气。

他掀开铠甲神的上衣,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上。

“吸气。”钢千翅一面说着,手一面向下移动。铠甲神见他面色阴郁,也不便再开口辩解些什么,只得随着他的命令吸气呼气。

钢千翅的手上带了些茧,许是长年练习骑刃王造成的。因此修长的手指按在皮肤上竟会让铠甲神感到一阵酥痒。“疼么?”忽的,钢千翅用力在他小腹偏左侧的淤青处摁了摁——力道大到铠甲神差点没忍住那声痛呼。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疼。“不疼?”钢千翅冷哼一声,“怕是你躺进ICU都不会开口说疼。”说着便又怜惜似的用指尖在淤青处推拿两下,“说实话,疼吗?”铠甲神低下头,极不情愿地低声道:“有点。”对面的人不再讲话。铠甲神抬头,假装不经意地用目光瞟过钢千翅的面孔,试图看出他的情绪波动。突然,面前的人微微欠身,咬住了他的嘴唇。

铠甲神像是触电了般地猛地一颤,紧接着被那人揽住了腰。他看到他的爱人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在发抖。那双放在他的腰间的手越束越紧,像是怕他忽然消失了般。

钢千翅稍稍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声音低沉又喑哑:“你差点就死了。”

“你为什么不肯在遇见他们的第一时间就通知我们?”

“你为什么总是要保留着你那种迷恋孤军奋战的英雄情怀?”

“我恨透你这种性格了。”

他说到最后,声音放的好轻好轻,甚至还有些发抖。

——好吧。

铠甲神必须要承认,他不忍心看到一向自傲的钢千翅在自己面前摆出这副模样。“对不起。”他沉默良久,低声说,“可我不能让你也陷入那种困境。”

“铠甲神,你最好从现在就开始相信我——”他恶狠狠地在铠甲神耳边低语,“不是只有你在十四岁时就可以单挑职业赛选手好吗?【私设】也不事只有你在底下赛场连冠过……你最好立刻开始相信我的能力!”

他的队长笑了,稍稍离开他的禁锢。他的队长微微启唇:“可我记得,你才连冠三届吧,我连冠了六届。【私设】”钢千翅的眉毛立刻塌了下去:“你能不能不提这事儿……我还没说你十四岁和金刚打比赛,五场输了三场呢。【私设】”

对面的人不满地撇了撇嘴角,眼中却是化不开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