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

毕业季【每周一练】BY流星【星缘】

今天上午就考完试了,其实心里挺舍不得的。毕竟在一起玩了六年的同学,就这么散了啊。有的人可能这两周过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呢。可能以后就连去母校看看都成了奢望啊。
虽然学校会拿一些煮的并不好吃的鸡腿和加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调料的通心粉来忽悠我们让我们定早餐,虽然学校会给我们吃一些没有煮熟的面条,虽然学校会给我们吃一些并不好吃的方便面当做早餐,虽然学校会说威胁不定早餐不给试吃,但这毕竟是我们生活了六年的母校。这整个区可能也就我们这个学校的早餐最难吃吧?
虽然英语老师会在期末给我们定学习报,会在期末抢占了我们的体育课音乐课美术课书法课甚至语文课,但她是为了让我们取得优异的成绩才这么做的啊、她毕竟教了我们六年的英语呀,最了解我们的老师莫过于她了吧。
数学老师的脾气是不好,她是喜欢像教一年级学生一样教我们,她是喜欢和英语老师一起占课,她是喜欢给我们找各种各样的卷子、是喜欢拿抄课本来威胁我们,但她也是出于老师的责任心才这么做的呀。
语文老师嘛......感觉他很傲娇?怎么说呢,明明网上就是说他1971年的,他硬说他很年轻。我们依旧记得他拿手指嫌弃的戳开我们班的某某某的脸,吐槽道:“没鬼用的!”哈哈,我们还发现,他喜欢用小指来点手机。他不爱发脾气,但他也会因为我们的成绩而数落我们一整个下午。他不喜欢罚我们,却因为我们太过吵闹罚我们抄了很多很多遍课文......他上课不喜欢别人用麦克风,却因为我声音太小而每次我一站起来就递给我麦克风。一开始认识我们的时候,他喜欢叫我们女生“姑娘!”搞得我们还“焦灼诧异”了好一阵子!有时会和同学吐槽文老“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仅仅是因为他依旧坚持着让我们中规中矩的读书、学习,而不是像四班那样,自由的安排座位。记得很清楚,他喜欢念我们的作文,尤其是中队长和我的。当他点评我的那一篇《糕溢乡情》中的“很喜欢拉着一张板凳坐在院中,看着她勾勒着枣花。”这一自然段,他说:“这一句话自成一段,显示出了blabla...”当时我听的“易脸懵逼”:“啥?还有这个用处?”当他问我:“是吧?”我只得干笑着:“哈哈 是啊是啊。”
文老总是这样,作者都不知道的东西他却一一细数的给我们分析、让我们学习。上了初中 ,还会有这样一个明明已经老了却执着的说自己很年轻的老师这样细细的分析着我们的一篇篇文章吗?
校长曾经教过我们书法,他的钢笔字一度在我们班成为传奇。他的钢笔字写得特别端庄好看,一笔一划都有着让我们惊叹的风采。“就像是笔里塞着个打印机似的。”我们这么形容。在那段短短的时光中,我们不再攀比其他,都在比着自己收藏着的“墨宝”。倘若你在那段时间里踏入教室,你会发现,我们所有人都人手一份校长写的字。
教我们科学的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姐姐。一头长发,容颜也很符合我们这个年纪小女生的审美。每到上科学课,我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特别的激动。记得特别的清楚,那是我们学最后一单元——环境与我们。老师讲到垃圾分类,我们突然不知怎么的,齐声大喊:“蟑螂药,老鼠药,百分百有效!”一个个的竟都打起了小广告!更有甚者,还抑扬顿挫的喊着:“磨剪子嘞!”那时的欢乐,我想我会永远的记住。
再来说说我们班的同学吧。
那段时间里,我们班炒的最热的就是我们的中队长和班长的耽美CP!中队长倒也是配合的是不是与班长搞些小暧昧,但班长可不会这样做!他每次都会“狠心”的拒绝我们那熊熊燃烧的“腐女之魂”。搞的我们一众腐女都“饿的没有力气说话”。
说起他俩,还要再说说他们和我们一起闹腾的那2215天了。
别看他们外表高冷,实际上吧,内心活脱脱一只躁动的猴子!记得五年级那段时间,和他们一起参加学校的作文培训,每次下课我就发现他们“原形毕露”了!他们在楼梯间里调侃对方、讲着并不好笑的笑话然后还自得其乐的哈哈大笑。总之谢谢这段时间光了,是它让我看到了两个不一样的学霸!
班长是我们一年级到六年级的班长,但不是一直的班长。一开始,班长是一个被文老说为智力只有三岁的男孩子,但后来班长三下两下的就把他“踢下去”了。那个男孩子倒也心服口服,跟着我们喊:“班长!我这道题不会!”“班长!下节什么课!”
也许是因为班长在任太久了吧,我们有时会调侃他,说他是老村长,他也是会一脸平静的抱胸站好,看着我们在下面嘻嘻哈哈。那副“成熟的表情”真的挺像一个老村长的!
讲完了班长他们,就讲讲我们班的那些个趣事吧!
记得六年级的时候,我要和其他人一起参加“深圳读书月作文大赛”了,一天我上学的时候,背着大书包,走在楼梯间里。我突然觉得书包更重了。我晃晃脑袋:“算了!一定是某个调皮的同学吧!”我就这样,从一楼走到了三楼。突然,我听到一声低低的笑声,终于忍不住转过了头。刚想呵斥:“烦不烦啊!”话还未出口,我就发现,背后拽着我书包的人并不是什么调皮的同学,而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文老!当时我一句有病卡在喉咙眼里出不来了!我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淡定啊?我都拽了一路的书包了。”我懵了,我这哪叫淡定啊?我怎么知道他是文老啊!然后我就嗯了一声,扯了扯书包,和他并排走着。搞的现在我走路还喜欢往后看看有没有人拽着那并不存在的书包。
有人形容,我写东西就像拉稀一样,噗嗤嗤的就拉了一大摊。好吧好吧....挺形象的.......看,我刚开始不过是想记录一下今天的感言而已,我就像个神经病一样自说自话的唠叨了半天。
其实,六年并不长啊,它只有2215天的寿命啊。其实我们的小学时代并不平凡啊,虽然现实不是偶像剧,不会有那些很帅很帅的男童鞋供我们犯花痴,不会有很浪漫但也很烂俗的剧情让我们去体会,但这样才是我们最精致、最独特、最美丽的小学时代啊。
有人夸我是六二班才女、是六二班的写作达人。我想我会一直达人下去的。也许在十年后,在我的学生时代结束后,当一个普通的女孩,写自己想写的文字,但我希望这么多年过去后,我依旧会是你们心里那个“写作如拉稀”“很有才很逗逼”的六二班学生。
不想让六年这么过去啊,太匆匆了吧。我还想和你们一起走过很多很多个六年呢。
不想让六年这么溜走啊,我还想和你们一起抓着时光的尾巴自豪的大喊“姐依旧黑发飘飘”呢。
不想让六年这么仓促的走过啊,我还没有成为你们心中最全能的女孩呢。
可是它就是这样走了,怎么办呢?
别人都说,在十五六岁的时光中,我们会遇见最好的朋友。那我是否应该感谢,上帝让我在初入学堂的年龄,就遇见了这么美好的你们?
望十年后,你们成为最好的你们,成为你们心中,最开心的样子。
望十年后,我成为最优秀的我,依旧是你们心中逗比的样子。
我们的六二班,永远都没有散,永远都不会散!六二班在我的心中,不是考完试洒脱的样子,而是我们顶着烈日在滚烫的操场上拼力奔跑的狼狈模样。
倘若还有一个六年,希望我们还能在滚烫的操场上筋疲力竭的和体育老师玩着捕鱼游戏、声东击西、大风吹、贴膏药。
倘若还有一个六年,希望我们不必是最耀眼的存在,只用做好我们的“千年老二”。
倘若还有一个六年,我想向你们落落大方的笑着,说:“余生不必多多指教了,有你们,足矣。”
是啊,六年太短,我还想和你们走过很多很多的年华呢。
六年,流年。
很想像彼得潘一样,不会长大,但我们终究会成为我的那一篇《阳光总在风雨后》里的小X和小H,明明关系好到了无话不说,可以两肋插两刀,但还是分开了。
再次谢谢你们,陪我走过了整整2215天,也谢谢你们,听我唠唠叨叨。
岁月静好,愿回忆安然。
by流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