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川

夏日记事:没有空调的夏天与比夏天还热的微博头条

04

返回山茶村的半小时车程内,钢千翅没有和铠甲神说一句话。不管铠甲神如何试图连上狮鹫骑的显示屏,他都置若罔闻。

这使铠甲神既愧疚又生气。

两人将骑刃王停进赤焰家的车库,穿过茶田返回主屋。仅仅是几分钟时间,铠甲神就能感到爱人正在疯狂增长的怒火。

“钢千翅——”他开口想说些什么 却立刻被对方打断。“有什么话都等进屋了再说。”钢千翅淡淡地道。平静的语气里带着压抑的怒火。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刚刚星仔还想去找你们呢。”二人一踏进房门,就看到乌甲威龙大呼小叫地冲他们奔来,胖胖的身子左右摇晃,显然是跑得急了。“铠甲神,你没事吧?”说着便担心地伸手,要在他身上检查一番,却又被钢千翅一记眼刀慑地默默然放下了手。“我没事。”铠甲神后退一步,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了乌甲威龙,“当时钢千翅跟我说你想吃烧鸡时,我已经到山茶村附近了。所以我就又回去给你买了半只……就晚到了一会儿。”乌甲威龙接过印着店名的灰色食品袋,笑得见牙不见眼。

钢千翅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最后终于忍耐不住。他开口道:“我和铠甲神还有话要说,失陪。”“喔喔,好——”乌甲威龙忙让到一旁,看着钢千翅将队长拉进卧室。

05

钢千翅打开电扇,老旧的扇叶不住地旋转,拨开布满灰尘的空气。

他掀开铠甲神的上衣,伸手按在他的胸口上。

“吸气。”钢千翅一面说着,手一面向下移动。铠甲神见他面色阴郁,也不便再开口辩解些什么,只得随着他的命令吸气呼气。

钢千翅的手上带了些茧,许是长年练习骑刃王造成的。因此修长的手指按在皮肤上竟会让铠甲神感到一阵酥痒。“疼么?”忽的,钢千翅用力在他小腹偏左侧的淤青处摁了摁——力道大到铠甲神差点没忍住那声痛呼。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疼。“不疼?”钢千翅冷哼一声,“怕是你躺进ICU都不会开口说疼。”说着便又怜惜似的用指尖在淤青处推拿两下,“说实话,疼吗?”铠甲神低下头,极不情愿地低声道:“有点。”对面的人不再讲话。铠甲神抬头,假装不经意地用目光瞟过钢千翅的面孔,试图看出他的情绪波动。突然,面前的人微微欠身,咬住了他的嘴唇。

铠甲神像是触电了般地猛地一颤,紧接着被那人揽住了腰。他看到他的爱人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在发抖。那双放在他的腰间的手越束越紧,像是怕他忽然消失了般。

钢千翅稍稍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声音低沉又喑哑:“你差点就死了。”

“你为什么不肯在遇见他们的第一时间就通知我们?”

“你为什么总是要保留着你那种迷恋孤军奋战的英雄情怀?”

“我恨透你这种性格了。”

他说到最后,声音放的好轻好轻,甚至还有些发抖。

——好吧。

铠甲神必须要承认,他不忍心看到一向自傲的钢千翅在自己面前摆出这副模样。“对不起。”他沉默良久,低声说,“可我不能让你也陷入那种困境。”

“铠甲神,你最好从现在就开始相信我——”他恶狠狠地在铠甲神耳边低语,“不是只有你在十四岁时就可以单挑职业赛选手好吗?【私设】也不事只有你在底下赛场连冠过……你最好立刻开始相信我的能力!”

他的队长笑了,稍稍离开他的禁锢。他的队长微微启唇:“可我记得,你才连冠三届吧,我连冠了六届。【私设】”钢千翅的眉毛立刻塌了下去:“你能不能不提这事儿……我还没说你十四岁和金刚打比赛,五场输了三场呢。【私设】”

对面的人不满地撇了撇嘴角,眼中却是化不开的笑意。

评论(2)

热度(29)